每次要看本土作品前,雖然談不上焚香淨身,但總是會考慮再三後,才選個自認的黃道吉日、良辰吉時來閱讀。歸根究底,我想原因還是來自於本土作品實在太少的關係吧。總是有著這本看完後,下一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出版的害怕。
 
印象沒錯的話,這算是我在本土的長篇作品中第二次看到這類型的詭計吧。老實講,正因為這個詭計讓我讀完這本小說後,無法很確切的定出一個自己對作品喜好的程度。
 
敘述性詭計是很一翻兩瞪眼的,最後收尾的爆發力完全取決於讀者的察覺與否。而我對這本小說的想法是,我認為有一定閱讀經驗的讀者恐怕都不至於會被這部份的詭計給震憾到。
 
而在其它的部份,我覺得密室手法是表現得最漂亮的地方,簡單而又相當富創意的解答。分屍案則是次佳的地方,不過解謎者不是施田倒是少了點前後呼應的味道(<-這只是讀者任性的挑剔 XD)。
 
最後挑兩點毛病,第一,在寫給梁羽冰的信中,有些可看出是作者藉此點出敘述性詭計的破綻的部份。但是信中對梁強調「因此我和姚世傑是兩個不同的人」,這反而是會讓人看的莫名其妙的字句。畢竟收信的是有看到雙胞胎同時出現的人,而不是一知半解的讀者們。
 
第二,姚請出施田重新調查案件的動機很奇怪。同樣是分屍案和追查林豐年的下落有何關係呢?而雙胞胎倆又為何差不多同時間對雙子村產生興趣呢?這是在敘述性詭計確定後讓人不得不產生的疑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einer 的頭像
steiner

三代倉庫

stein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